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永久闭嘴(六)》。

但一想起楚留香,他更睡不着了。楚留香已去了两天多,非但没葛新非但完全不闪避,反而闭上了眼睛,淡淡道:现在你自己是

一大早,方子安便醒來了。來到堂屋里,見西廂房房門緊閉,女子洗滌過后的衣衫還搭在屋角的竹竿上沒有取走,這說明張若梅還在酣睡。方子安洗漱完畢,出門在巷口買了七八枚燒餅和兩碗豆花回來,自己吃了一碗豆花和兩只燒餅,其余的用竹罩罩在桌上留給張若梅吃,自己則收拾了出門。至于這位張小姐,方子安認為她醒來后必要離開,自己倒也不用去叫醒她了,讓她多睡一會也好。而自己今日必須要再去打探消息,不能光等著秦惜卿那邊的消息,自己也要多想想辦法才是。

方子安剛出了巷子口,便看到一輛馬車上下來了一名雙寰少女,正是秦惜卿身邊的婢女菱兒。菱兒也看到了方子安,揮手叫道:“方公子,方公子!”

方子安笑著上前施禮道:“姑娘這是要去哪里?”

菱兒瞪了他一眼道:“當然是來找你的,哼,我現在都成了專門給你跑腿的人了。”

方子安笑道:“真是辛苦姑娘了,來找我的是么?莫非是秦大家那邊有消息了么?”

菱兒道:“莫廢話了,上車吧。秦姑娘等著呢。”

方子安連忙點頭,心中很是期待。秦惜卿讓菱兒接自己去見她,很可能是那件事有了進展了,這可是個好消息。還好自己正好遇到了菱兒,若是擦肩而過的話,菱兒要是跑到自己的屋子里,很可能會遭遇張小姐,搞不好會出事。

馬車飛馳,出三元坊一路往南,既非去萬春園的方向也不是出城去往西湖紅船方向,而是往南邊的鳳凰山皇城方向而去。小半個時辰后,在一座僻靜的巷子里的一座宅院前停了下來,方子安下了車,跟著菱兒進了宅院,那宅院雖不太大,但是花木蔥郁,假山魚池點綴其中,仿佛是個畫中的園林一般。

方子安還以為這是要來拜訪某位能幫上忙的官員,卻聽到屋子里邊傳來叮叮咚咚的琴聲。門廊一只鸚哥兒在鳥架上蹦蹦跳跳,見到人來,張口大叫:“來了來了!””

菱兒指著它嗔道:“就你多嘴,改天給你毛拔了熬湯喝。”

鸚哥兒似通人言,嚇得后移,口中叫道:“混賬,混賬!”

菱兒氣的揚手作勢,卻聽屋內有人嗔道:“菱兒,又嚇唬鸚哥兒了?方公子來了么?”

菱兒忙道:“張公子來了!”

腳步輕響,長窗一側,一襲青色長裙淡雅如仙的秦惜卿出現在方子安的視線之中。

見禮已畢,主賓落座,秦惜卿親手給方子安斟茶,方子安們起身道謝。

“公子,這里是惜卿的別院,算是惜卿真正的家。惜卿平日有暇都會來到這里居住。方公子若是有事尋惜卿的話,萬春園我若不在的話,也可以來這里找我。此處遠離鬧市,甚是清幽的很。”秦惜卿微笑說道。

方子安點頭笑道:“真是不錯,布置的跟園林一般。”

秦惜卿點頭道:“說對了,這里我給起了個名字,就叫‘卿園’,便是按照園林景觀建造的,只不過規模沒那么大罷了。前院只是大概,后面才是真正的園子,我可以領公子去瞧瞧。”

方子安心中急于知道先生的事情的進展,哪有什么心思在園林上面。但卻有不好詢問,畢竟是求秦惜卿辦事,她不說,自己也不能唐突。

“園子么?改日有暇再來游覽一番便是。其實都不用去看,姑娘的品味擺在那里,后園景致必然是極好的。”方子安道。

秦惜卿沒聽出方子安話語中的婉拒之意,見方子安夸自己,心里也很高興。兀自自顧道:“這里很少有人來過,這是我的私園。方公子是來這里的第二位男子。”

方子安臉上并沒有因此露出感激之意,只哦哦了兩聲,便端起茶盅來喝茶。

秦惜卿卻似乎不肯罷休,笑問道:“方公子難道不好奇第一位來這里的男子是誰么?”

方子安心不在焉的說了一句:“我好奇這個作甚?秦大家的閱人無數,我難道還一個個的查清楚不成?”

話一出口,便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自己也驚愕的捂住了嘴巴,不明白自己為何說出這樣的話來,這簡直太蠢了。

秦惜卿的笑容在臉上凝固住了,面容變冷,淡淡道:“說的也是,惜卿身邊的男子何止百千,你確實猜不到。”

方子安恨不得打自己兩個嘴巴子,忙道:“秦姑娘,我不是那種意思,我的意思是……”

秦惜卿淡淡道:“你不用解釋,你說的沒錯啊,惜卿確實閱人無數。身為歡場之人,理當如此,惜卿便是靠著男人生

林驍不敢大意,看來高高在上的神仙是不會管凡人的死活的,他身后還有那么多武當和云霞觀的弟子。原本憑他的本事,是可以避開這一擊的,只不過那些弟子多數會無辜枉死,所以他成了避無可避。

他一把扯下道袍,舞動在身前形成一面盾牌,金絲八卦圖案快速旋轉,發出耀眼的光芒。

無極真人額頭射出的紅芒眨眼就到,正中道袍上的太極八卦圖。以道袍為中心,空氣猶如波浪般蕩起一圈圈的漣漪。所過之處,人仰馬翻,只要被沾染到的人,無一不......

那些黃衣人好像根本不知道疼痛的樣子,即使身上已經被火焰點燃了,但還依然奮力前進著抓起一個孩子就跑。

好在他們的行進速度是很慢的,雖然看著比較速度的樣子,但其實當他們距離孩子很近的時候,孩子的魔法也正好可以打在他們身上,雖然沒有辦法給他們造成什么特別大的傷害,但也可以震懾住他們一會兒了。

陳飛體內的元素是源源不斷的。也正因為如此,他可以任意的把這些元素全都用在自己的身上,也可以把它們放出去,就像一只又一匹脫韁的野馬一樣。

那群黃衣人行動速度非常敏捷,不知道是因為他們擁有什么特殊的咒法,還是因為身上穿的那件斗篷。

突然一個黃衣男子通過所有人的限制跑到陳飛面前。在他耳邊嘀嘀咕咕的說了一堆廢話。關于什么機會運氣或宿命卡片和星星,隨他們的心意反轉,這種好像是神棍才會說出來的話。

陳飛一拳把他打了出去。他還記著以前小說母親給他講的一個故事,一個老太太找到了圣杯,就在一件皮草大衣下面。每周星期四下午這位老太太都步行去村莊里取他的金幣,但是他腿腳很不方便,在回家的路上他會順路去商店買東西。

而后來他就找到了那個圣杯,可以許下一切愿望的圣杯,那之后他用了圣杯許下了一個又一個愿望,那些愿望有的成真了,而有的則好像根本沒有存在過一樣。

但是這之后的事情在那頁書散落的故事頁中蕩然無存,誰也不知道他之后發生了什么。但是陳飛總感覺這件事情好像極其可怕,可怕到根本還沒有發生什么問題,自己就已經感覺顫抖了。

但是這個人在他耳邊說的話,又讓她想起那個故事,那個他不再想說的故事。但不知為什么,他還是在腦子里一遍一遍的想著這些問題。這話一出讓他有些不好說了。這些回憶在他腦子里一遍一遍的過著,好像在不斷的鞭斥著自己的腦子。

他僵在那里突然覺得臉上好像被怪物剝掉了一層,世間還真有如此懂得自己的怪物,他有點不信,他是真的有點恐懼了,甚至半夜要幾次企業來回想過往的那些故事。

回想起小的時候的母親,她感覺就連母親的凳子,他也覺得是那么愜意溫情美妙,他不相信自己會在這里失去生命。尤其是自己已經被稱為了英雄,英雄這兩個字好像專門為自己設計的一樣。

“快站起來不要在那里呆著,如果長時間站在一處的話,只會造成更多的傷害,你要知道我們很多時候需要做的是把學生疏散而不是與他們拼死一搏。”

他的腦子里搖搖晃晃的出來這么一句話來,這句話有著喬治海姆尼斯的聲音,也有著自己母親的聲音。這一男一女兩個聲音好像在自己腦子里雜著交融在了一起,就算是不想聽也必須聽了。

他再一次從地上站起來,手里的雷光越來。

但是他沒問王山,因為他覺得,任何事情都沒有師姐的下落重要。

王山看劍拿走了,暗暗喘了一口長氣,晃了晃脖子,打量著柳長歌,看出這個小子神情暗沉,一時猜不透柳長歌什么意思,他欲言又止,心虛地想:“該說我都說了,還好這地方就有李兄一個人,與我生死同盟,肝膽相照,絕不會取笑我,不然此番出丑,我在江湖上可怎么混啊。”

柳長歌余光掃了李開一眼,只見他努著嘴,倚靠勢必,形容懶散,很不服氣的模樣!

于是柳長歌盤算著王山不知道的事,此人是不是知道?

可他又忽然改變了主意,也不問李開了。

既不殺他,便不去討晦氣,惹一肚子的閑氣。

他在原地走了幾步,火光把他的臉映得紅彤彤的,他心中的一腔熱血仿佛也給點燃了。

他打算走了,離開山谷,先回南澤城去,回到天山居,找尋師傅和師兄們,只是現在天色太晚,路不好走,他又不知道南澤城的方向,不能立時就去,可若是到了南澤城他就熟絡了。

另外還有王、李二人,不能把他們留在山谷里,洞中還有密室,萬一被他們找到,顧前輩的埋骨之地可就暴露了,墻上的武功也將一覽無余。

柳長歌不忍毀去武功,還想讓他們傳世呢,因為這是顧向前的武功,柳長歌不能干這種自私自利的事。

過了半晌,火堆里又近快熄滅了,柳長歌添了柴,接著把臉一沉,走到二人面前,嚴肅地說道:“我這次不殺你們,姑且饒你們一命,但你們謹記,活命之后,不要再幫助奸王干壞事,否則被我知道,辰劍之下,決不輕饒。”

王山仰望著柳長歌,把一雙小眼睛眨了又眨,方才慢吞吞,不甘心地說了一聲:“小兄弟你大人有大量,謝謝你饒恕咱爺們,有一說一,有二說二,王爺那有了黑白二鬼,看不起咱們,我早不想干了,吃力不討好。江湖上那么多豪杰,結著伴要殺奸王,整朝綱。咱們不能跟天下正派人士對著干吶!”

王山說得慨慷激昂,柳長歌卻只信一半,心想:“我暫不殺你們,那是受了顧前輩的教導,不濫殺無辜,你們執行便了,倘然出爾反爾,搪塞與我,我也不怕。等他日殺了奸王,爾等失去了庇護,必將死于天下人之手,何必臟了我的劍?”

王山答對好了,志氣可全沒了,一張臉堆滿了羞辱的顏色,神色木然。

柳長歌又問李開:“你呢,別像啞巴似的,答一句話吧,什么話都讓你朋友說了,你可太對不住朋友了。”

李開哼了一聲,慢慢抬起頭來,怨恨地看著柳長歌。若不是柳長歌后面這句話直達要害,他還要裝傻呢,他心說:“好小子,咱們這次可結下梁子了,今日我受辱多大,他日我就回報你多少,走著瞧吧,日月風水,飛雪回春,這才哪到哪到呀。”

王山直勾勾地看著李開,李開卻很淡定,不想盟兄瞭一眼,慢悠悠地說道:“行,爺們受教了!”

”紫面大汉皱起了眉,他实就好像暴风雨前那片刻静寂(七)木屋里又脏又乱,铁萍姑八竿子打不到一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永久闭嘴(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满级重回地球

温茶米酒

满级重回地球

妖仙公子

满级重回地球

飞玲珑

满级重回地球

耳雅

满级重回地球

超级老猪

满级重回地球

兮木叶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