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今晚留下吧?》。

骛眩辄死。某等不知所为,但相聚环旁耳泣耳。夫人稍定曰为轻车将军。军马邑。后四岁,出云中。后五岁,

金秀秀眼看現場的狀況不好,她急忙快速的轉身跑向遠處!

幸好,她一開始的地方也不算近,現在跑起來,也更加的方便一些,否則的話,若是在前方的位置,想跑都跑不了!

金秀秀可不想自己的手機也摔在地上。

而且她看了出來,有些人的手機掉落在地上,并非是意外,而是人為的事情。

院方的一些人員貌似是有些故意的樣子,把人們的手機碰落在了地上。

然后,他們再踩上兩腳。

當然,一切看起來好像是意外的樣子。

他們并不會搶過眼前人們的手機,摔在地上,那是絕對不行的。

金秀秀快速后退,手機也好好的放在了自己的口袋當中,還用一只手掌按住了。

這時候,外面門口的位置,竟然還有院方的人員跑過來。

金秀秀很是吃驚,院方到底有多少人啊!

現在的狀況,院方的人員已經把眼前的所有人給前后包圍了,形成了夾擊之勢!

這若是一場戰斗,很顯然,院方已經取得了勝勢!

另外,很多地方的門口,大門都關上了!

這樣子一來,又形成了甕中捉鱉的狀況!

外面不相干人員進不來,里面的不相干人員出不去。

只有相關人員,還有經過允許的人,才能夠進出!

不過,大致上只有進來的人,沒有出去的人。

“嗡!”金秀秀聽到一旁響起一個聲音,她隨即望過去,然后大吃一驚,她竟然看到那邊的建筑物大門,竟然開始放下卷簾門!

這個可是厲害了!

而且這里的卷簾門可不是簡單的卷簾門!

普通的卷簾門看起來就是一層鐵皮的樣子。

這里的卷簾門卻是相當的厚實,只是看著就感覺厚重!

大概也是考慮了醫院的特殊性,所以才會在這里安裝這種卷簾門。

具體原因,金秀秀不是很清楚。

她現在只是知道,若是不趕快出去的話,她恐怕就出不去了。

金秀秀開始著急起來,急忙向著四周望去,只見各處的走廊,還有過道,那些地方的房門竟然全部都關閉了!

原本,那些地方的房門可都是打開的!

嗯,常年都不會關閉的。

話說,院方這是有著自己的一套應對不好狀況的機制呢!

很顯然,這個機制現在啟動了起來。

“咦!金秀秀,你怎么在這里?”一個聲音響起,現場的聲音很是噪雜,但是金秀秀卻是分明的聽到了這個聲音。

仿佛這個聲音被什么力量特殊加持過的樣子。

一片噪雜的聲音當中,金秀秀聽到了聲音,然后快速的轉頭望去,她就看到了一個人!

對方站在不遠處的一個位置,其推著一輛輪椅,連同輪椅上的人,她們一起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景象,而且在她們的身周,還站著不少人!

只是,那些人就不是金秀秀關注的對象了。

“白秀姬!是我,是我!”金秀秀立即抬頭舉手,然后快速的向著對方的方向跑去,路上遇到了院方的人員,做出阻攔的動作。

只見對方向著身邊的人說了什么,有人向著這邊打招呼,工作人員就讓金秀秀過去了。

金秀秀松了一口氣,急忙跑到了對方的身邊,有種找到了組織的感覺。

對方正是白秀姬,現在她推著白社長,在這里看熱鬧!

哦,白秀姬是看熱鬧,至于白社長則是看事情,看誰那么大膽,竟然敢與她不對付,她一定要好好的教訓對方!

然后就看到了一個不知所謂的中年女子!

對于這個狀況,白社長有些不想理會!

嗯,對方的格調有些太低了!

那一類的人非常善于利用自己的特長,把你從云端拉到泥潭當中,一起打滾!

白社長可是一個愛干凈的人!那樣子一來,她就算是贏了,結果也是她吃虧!

因此,應對眼前這種狀況的最好方法,就是讓其他人出手,代替自己教訓那個中年女子!

嗯,院長就是一個很好的人選,而且他現在做的也似乎不錯。

白社長就目前為止,她還算是滿意的。

金秀秀走到了這邊,她向著金秀秀點了點頭,表示自己還記得對方這個人。

只是,白社長明顯沒怎么在意金秀秀!

好吧,金秀秀在白社長的眼中,存在感是很低的,大抵上,也是因為在白社長看來,金秀秀這個人沒什么用處的緣故!

白社長就是這么實在的一個人呢。

金秀秀急忙向白社長打了一個招呼,通過這個行為讓人知道了她與白社長之間的關系,如此一來,其他人會連帶著關照一下金秀秀!

否則的話,怕是沒什么人在意金秀秀。

遇到點什么事情,金秀秀最可能是被眾人遺忘掉的角色。

有些什么事情,當然同樣也不會關照金秀秀。

此时,帐篷外。

在一个红衣喇嘛的领导下,一群村民抬着个红色的大箱子,一步步的朝着村落的后山走着。

喇嘛左手转动着转经筒,右手掐着串佛珠,口中缓缓的吟诵着《六字大明咒》,而群众们,几乎个个都低着头,迈出的每一个步子仿佛都包含某种特别的韵律,统一且整齐。

“我说你们,能不能起来了,一会他们的仪式都要开始了。”唐昆急的就初同那热锅上的蚂蚁般,一会儿去外面瞅瞅,一会儿又回到帐篷里,在满地的转着圈子。

其实也不怪他......

“你發現了劇情道具!”

副本提示聲突然響起,丁染被嚇得渾身一激靈,手沒拿穩,書重重摔在了地上,相片也飄到了桌子底下。

“靠!怎么這么突然!”

丁染咒罵一聲,低下身子鉆進了書桌,當他把相片拿到手,突然發現書桌下面的墻有個手指大的洞,這一發現讓丁染驚詫莫名,鬼使神差的,丁染把眼睛湊到洞上。

洞里黑漆漆一片,丁染也看不到什么,當他想弄個打火機之類的東西照一下時,里面突然閃了一下,而就是這一下,讓他遍體發寒,身體僵硬無比。

那是一只黑白分明的眼睛。

“惡靈!”丁染第一反應就是掏槍,可他把東西都放在桌子上了,等他拿過道具再回來,墻上的洞竟然詭異的消失了。

“對面是什么?”

剛剛出現的洞絕對提示了他什么,丁染又聯想到樓下會客廳的洞,急忙抓起劇情道具跑出了房間,他沿著墻壁找去,終于找到了書房隔壁的房間。

“竟然是浴室?”

“一個偷窺狂?”

丁染腦海頓時浮現數種猜想,其中一條就是金管家的老板是個變態,到處在房間挖洞偷窺別人,丁染正浮想聯翩時,樓梯突然傳來沉重的腳步聲。

“再見!”

丁染再不敢呆在二樓了,剛才洞里的眼睛就把他嚇得夠嗆,再來點靈異事件他就精神崩潰了。

“誒?你讓別人不去二樓,自己怎么跑到二樓了?”

樓梯傳來克烈的聲音,對方正從三樓下來和丁染打個照面,丁染臉色一變,突然指著克烈的身后聲音顫抖著道。

“別回頭!跑!”

說完,丁染直接往樓下跑去。

克烈被丁染這一嚇哪還敢回頭了,兩個人用了不到兩秒鐘,一步四五個臺階從樓上跳了下來。

“我后面有什么?”克烈喘著粗氣搖著丁染。

“啥也沒有,騙你的。”丁染聳了聳肩,走掉了。

傻眼的克烈在原地呆滯了許久,過了好半天他才反應過來去找丁染算賬,可當他找到丁染時,丁染已經把人員在會客廳召集齊了。

“咳咳…說一下,我的發現。”

丁染把一張照片放在桌子上,相片上是一家人的合照,相貌英俊的中年人應該就是金管家所說的老板,相片上的他正摟著一個美麗的女人,三個女孩在他們前方,而女人的腳上穿的就是一雙紅色高跟鞋。

麗娜一看這照片有些反應過激,她哆嗦著拿起照片,當看到女人的長相時,麗娜臉色肉眼可見的蒼白了數分。

“我看到了她!別墅里的惡靈就有她一個。”

“女人成了惡靈?她是怎么死的?”

丁染琢磨著麗娜話里的意思,思索了一會而后,又帶著眾人看向會客廳的墻壁。

“我在二樓發現的這張照片,同時…我可能遇到了一些靈異事件,在二樓書房書桌下面我發現了和這里一模一樣的洞口,而洞口對面是他們家的浴室。

“什么!!難道說這房主是個變態?”克烈有些激動的拍了下桌子。

“變不變態先不說,你去三樓干什么了?”丁染看著克烈,臉上帶著一絲懷疑。

克烈滿臉絡腮胡被丁染氣的一抖,他想起自己被丁染戲弄那一幕就火冒三丈,壓抑著火氣,克烈悶聲道:“三樓就是個空平臺,上面什么都沒有…不過,墻上擺了一排鏡子,也不知道干什么的。”

“鏡子?”眾人陷入深深的疑惑中,這時麗娜問了一句。

“鏡子前面是不是有一根很長的管子橫在前面?”

“你怎么知道?”克烈驚奇的問道。

“那是練舞蹈的地方…”丁染一想這畫面就知道三樓是什么了。

弄了半天,除了丁染和麗娜的情報有點用處,其余人一無所獲,再耗下去也沒什么意思,丁染宣布會議結束,大家可以自由行動了。

無形之中丁染已經成了這支除靈小隊的隊長級人物,當然,這也和只有他對委托比較上心有關。

轉眼間,時間來到晚上,這期間沒再發生什么事,大家都在會客廳里閑聊,克烈和董商不知什么時候搞到了一起,現在兩個人正在激烈的討論中。

“我覺得,金管家的老板肯定是個變態,你說是吧?劉易斯?”克烈義憤填膺的嚷嚷著,讓其他人側目不已。

董商一直在旁邊低著頭,聽到克烈在叫他。不由露出一絲靦腆笑容,“我也十分認同你的推斷,但還是明天問問金管家是不是這回事吧,女人的死還沒得到證實。”

董商的話提醒到了丁染,他決定讓小金給金管家去個電話,問問老板的家人都是怎么回事。

“父親晚上會親自過來,你們到時候問他就好了。”小金在紙上寫道。

得知金管家晚上會過來,丁染有點詫異,之前不是怕的要死,怎么現在敢過來了?

晚上大約八點,金管家果然隨著餐車來了,他沒敢進屋子,只是把人都聚集到別墅前面的空地上。

“大家可能疑問很多,我會一一外发生。血肉继续生长,却没有变化出心脏肺腑和骨骼。在血肉构成人体的形状之后,表面上渐渐形成琉璃一般的肌肤。

南橘见多识广,也被这诡异的场景所震惊。他曾亲眼见过八阶圣兽只剩下一个头颅、余下一缕神魄,依然顽强地重新修出肉身,但那也耗费了数月的时间。这种蛮横而迅速的修复手段,他不光没见过,甚至可以说闻所未闻。

新生的肌肤几近透明,可以看见那滴本源精血不断在李衍眉心盘桓,而李衍的眉心处一颗鲜红的朱砂痣逐渐显现。紧接着精血化作数缕,向着李衍浑身上下游走扩散。随着精血彻底融入血肉,李衍的身躯不再透明,渐渐恢复了血色。

见李衍胸膛处并没有起伏,苏灵儿将手搭上了李衍的脉搏,脉搏处也无跳动,一颗心霎时跌落谷底。徐若弗看见苏灵儿的表情,脸色煞白。众人脸上悲切之色流露,已经准备好与南橘拼命,哪怕以卵击石也在所不惜。

南橘眯着眼沉声道:“他的神魄没有消散,而且还在不断增强。不要急,先静观其变。”

想到南橘修为通天,没有必要故意拖延时间,众人这才重拾希望,继续耐心等待。

夜空仍然还看得出因先前大战撕裂的痕迹,月光自碎裂的云层间撒下,满地清辉,照得李衍本就白皙的身躯宛如沐浴了牛乳一般。然而他的胸膛依然没有任何起伏,鼻腔里也没有呼吸,脉搏全无。

众人固然着急,但南橘还未盖棺定论之前,谁都不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忽然间静止得如同山石一般的南橘张大了眼睛,正色道:“他神魄已经停止增长了。”

众人大惊,南橘略微一顿接着说道:“醒不醒得来,就看这次了。”

众人面色愠怒地望向南橘,秦晴月咬牙切齿道:“一次性说完你能断气?”

“他断不断气我不知道,但我是真断气了。”

那道期待的声音忽然间响起,众人猛一回头,李衍撑着坐了起来,一头黑发披散至肩头,眸子在夜里熠熠生辉。

苏灵儿和徐若弗哑然,徐若弗更是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扑到在了李衍的怀里。郭东明等人是男儿身,自然不可能和赤着身子的李衍搂搂抱抱,但也都长长舒了口气,眉目之间能明显看到喜色。

李衍揉了揉徐若弗的后脑勺,苏灵儿轻轻走上前来,将一枚黝黑的芥子递给李衍,坐在床边静默不语。这枚芥子是岳亭川给李衍的,不知里面是压成一团的元婴还是妖兽精丹,坚固程度自然是不用多说。苏灵儿接住李衍的同时,也帮他收起了这芥子。

“我这不没死吗?放心,我命硬!”安抚了下啼哭不止的徐若弗,李衍偏过头去望着苏灵儿道,“灵儿姐怎么不说话?”

苏灵儿当然能分辨出这就是李衍本人,不过还是开了个玩笑道:“哼!谁知道你还是不是我那个弟弟。”

李衍贱笑着摸了摸那曾被苏灵儿咬过的耳垂,问道:“要不你再尝尝?看味道对不对?”

苏灵儿没好气地使劲一掐李衍的脸,嗔道:“死样!”

李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两眼往上一翻,嘴巴略微张开,顿了半晌这才开口:“若弗……要不等我先把衣服穿上?”

先前众人只顾着担心李衍的生死,根本没想太多。徐若弗闻言,这才发现自己的脸零距离地紧紧贴在李衍的胸膛上,膝盖好像死死压住了一处突起。

徐若弗猛然起身,俏脸上红霞漫天,伸手胡乱地擦拭着李衍胸前的眼泪,但这动作看起来却更像是激情过后的温存。紧接着徐若弗一惊,连忙问道:“没压疼你吧?”

徐若弗下意识要给李衍揉按被她膝盖狠狠压住的部位,然而她低下头去,伸出的手停留在空中,紧接着便不管不顾地扑进了苏灵儿的怀里。

“咳咳咳~是不是灵儿姐又教你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李衍没羞没臊地从那枚黝黑芥子中翻出一个专门装衣服的芥子,随意找出一身衣服套上。

“我可不会那些!要不你先教教我?姐姐一定好好听好好学,你可别藏私啊。”苏灵儿因为李衍醒来,心情大好,倒也忘了不远处还有一个大麻烦没解决。

“咳咳咳……”知道脸皮厚不过苏灵儿,李衍举手投降,望着郭东明等人问道,“你们没什么事吧?”

“你没事就行,我们还能有什么事?”郭东明并不太善于表达感情,收剑回鞘。

秦晴月放下了按在阔剑剑柄上的手,艾青浑身肌肉也松懈下来,应天途将匕首再度收回袖中,郑靖良松开了劲握的拳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衍反而是如释重负一般,长呼了口气道,“还是正常呼吸舒服,装高手憋气真不习惯。”

“你已经可以与天地交互了吗?”见李衍失去呼吸心跳的情况下醒转过来,南橘忽然出声。

“拜你所赐,因祸得福。”李衍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没有一丝感激的神色。

南橘像是事不关己一般,缓缓说道:“你是人。那滴本源精血不是你的。”

那滴精血一开始并没有与李衍的肉体融合,南橘也就推翻了自己起先的判断。

“我当然是人,不过那滴本源精血,现在已经完全融入我的身体了。”李衍揉了揉眉心的朱砂痣,沉声道,“最后关头收招没杀死我,你后悔吗?”

小鱼儿和花无缺同行而来,而且然而,我并未看到你畏缩屈服,在现实生活中,该方到什么程度慢的站起来,从后面的柜子里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今晚留下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默默道来故事如你

木沐梓

默默道来故事如你

清醒的橙子

默默道来故事如你

千面一人

默默道来故事如你

唐王陛下

默默道来故事如你

指云笑天道

默默道来故事如你

PP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