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士的血[求月票]》。

起且哭,巡曰:“安之,勿怖,死乃命贬弗闻其恶实。吾故曰:经不得史,无

与之相比,不远处的大帐中确是格外的热闹,当宣旨太监将皇上的旨意宣读出来,众人不是得了银两上的赏赐,就是得了军功,官位晋升,哪一个不是兴高采烈的?便是马威也因立功而抵消了之前丢失地盘的罪过。

“马将這小鬼?”

小野田勸說道:“二荒大悟,不要動手,我們還是不要在這浪費時間了!前線還等著我們的物資!”

二荒大悟不甘的瞪了一眼林宇,掃了一眼,發現所有的下忍都在看著自己,想了想放下了拳頭道:“好吧,既然你都這么說了,就聽你的。”

”他拳头握得更紧,牙也咬得更等到那时候,姑娘若是要找帮手

人的一生,究竟要犯多少錯誤?

有誰能告訴,究竟何為對何為錯?

阿保機的心中仍然被這些問題糾結,整日胡思亂想,坐臥不安,夜不成眠。

曷魯看到阿保機整日愁眉苦臉,急需辦的事情,也遲遲不發話,提醒道:“大軍長時間聚集,給養嚴重不足,需盡快解散大軍才是呀。”

阿保機點頭稱是,道:“我最近心情怎么也調理不好,軍政大事,你看該咋辦就咋辦吧。”

曷魯當即下令,除腹心部和屬珊軍外,其余人馬全部散去。

大軍剛剛散去,曷魯又將腹心部分解成幾個小組,分別由敵魯、阿古只、斜涅赤、老古等人統領,分赴各地,按名單前去擒拿逃脫的要犯,勢必一網打盡,格殺勿論。

曷魯又讓韓知古、康默記重建可汗牙帳。

諸事安排妥帖,曷魯小聲對阿保機道:“我思量再三,還是由我來出任迭剌部夷離堇吧。”

阿保機知道曷魯用意,心里熱乎乎的,在曷魯的肩頭輕輕拍了幾掌。

當年,自己卸任迭剌部夷離堇時,阿保機便讓曷魯接任,卻被曷魯以“有敵在側,不能離開左右”為由,果斷拒絕了。

世上,除父母之外,能處處為自己著想的人,一生中能遇到一人,足矣。

在牙帳沒有建好之前,阿保機決定,屬珊軍先到迭剌部駐扎。

近來,阿保機特別思念奶奶和母親,也擔心著四弟寅底石的傷勢和妹妹余盧睹姑的情緒。

安排完一切事宜,阿保機和述律平、曷魯、韓延徽等人,率領屬珊軍,慢慢向迭剌部行去。

大軍還沒到迭剌部地界,一匹快馬便迎面跑了過來。

阿保機遠遠看到,來人是五弟安端,不祥的預兆立即籠罩在阿保機的心頭。

阿保機不由自主地將目光看向述律平。

阿保機看到,述律平同樣一臉驚恐,正望著快速跑來的安端。

安端急慌慌奔至阿保機馬前,還未下馬,已將一串悲聲送了過來:“大哥,阿姐吞汞身亡了。”

安端的阿姐,自然是余盧睹姑。

阿保機的眼前頓時一陣發黑,身體在馬上前后搖晃起來。

述律平看得真切,急忙翻身下馬,跑過去抱住了阿保機的腿,防止阿保機掉下馬背。

阿保機的身體擺動了幾下,慢慢醒過神來,無神的向周圍觀望了一圈,一句話也沒說,揚鞭催馬向前便跑。

述律平也翻身上馬,緊隨其后追了過去。

安端和蘇此時也如夢方醒,打馬跑了起來。

大軍猛然間像被深秋狂風刮動的沙蓬,滾動著,跳躍著,向前跑去。

余盧睹姑面容安詳,雙目緊閉,身著在木葉山舉行祭祀時才穿的大薩滿禮服,靜靜躺在氈房里。

阿保機拉起余盧睹姑的手,大聲呼喊小妹,余盧睹姑哪里還能答應!

阿保機近來心情郁悶,一直強忍著不讓內心世界外露。

此時,再也無法控制心中奔騰的烈馬,只想

云浮大陆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当时沈深参加百国大比时,久恒王国处在南部区域,而在南部区域之后,还有四区大比,只是沈深当时没有参加。

每隔三十年的各区域大比,过去了不到二十年,中间又经过了罗而王国的战乱,云浮的修士,支离破碎的不止是南部区域,还牵涉到了东、西、北三区。

这次前来罗而王城的,大部是南部区域、还有东、西、北的一部分,依旧有很多的王国、宗门、家族来不及在三个月内赶到罗而王城。

洛悦府成立之后发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士的血[求月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黑龙石之惊天谜团

帝临诸天

黑龙石之惊天谜团

人间三月

黑龙石之惊天谜团

写本书逗个娘

黑龙石之惊天谜团

月下鹿鸣

黑龙石之惊天谜团

禾晏山

黑龙石之惊天谜团

时镜